归档时间:2018-10-09
  当前位置: 首页 > 宜章县财政局 > 财政文化 > 文学天地
陈和权:传承——从两本书说开去
编稿时间:2017-10-02 来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作者: 陈和权  字体: 【大】 【中】 【小】
 

陈和权:传承——从两本书说开去

作者:陈和权

  陈和权,中共党员,财政部原副司长。籍贯福建,厦门大学经济系财务会计专业,1965年毕业后分配到财政部,已退休多年。

  案头上摆放着的两本书,是财政部机关离退休干部管理局赠送的。书的小标题为“薪火相传”,题注是继承弘扬财政优良传统作风主题教育活动论丛,分上下两卷。上卷为讲述篇,大字标题为“丰碑”;下卷为征文篇,大字标题为“传承”。这是内容极其丰富、不可多得的两本书。上卷属珍贵史料,载有对苏维埃第一二任财政部长邓子恢、林伯渠的回忆文章;有新中国成立以来邓小平、薄一波、李先念、吴波等历任财政部部长的一些故事;有喻杰、沈浩等财政人杰出代表的事迹和会聚财政优秀传统精神的点滴往事。这是异常珍贵的,是无价的精神财富,可以说,这些汇集进来的珍贵史料和尚未汇集进来的财政珍贵史料,随着时间的浸润,已经形成一种厚重的文化积淀,汇进了优秀的中华文化之中,已经发挥并将进一步发挥巨大作用。财政部开展继承弘扬财政优良传统作风主题教育活动,颂扬丰碑,激励传承,是一项承前启后、固本强基、锻造队伍、开拓创新的重要举措。正如财政部原部长谢旭人在书的序言中所说,“在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奋力推进革命、建设和改革伟业的历史进程中,共和国一代代财政工作者在开创伟大事业的同时以坚定的理想信念、优良的工作作风,创造积累了丰富的、具有鲜明财政特性的精神财富,弥足珍贵,堪教后人”。是的,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近百年来财政历史长河中,承载着一代代财政人开创的伟大事业、坚定的理想信念、廉洁奉公的精神、忠诚于事业的品格、深入细致的工作作风,是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是无价之宝,是用之不完、挖之不尽的大金库,是我们国家真真正正的大国库。我想,拥有这座大国库的中国人,你的底气不是更足了吗?你的后顾之忧不是可以大大减少了吗?请你接着看看下卷征文篇吧,你就可以看到财政的后来者的传承和担当在涌动。从一篇篇的征文中,你会听到承继者的心语脉动,你会看到承继者的心路历程,你会看到他们高举火炬前行的雄姿,你会看到他们在追赶、在创新、在超越。作为退休赋闲的财政人,我不能不为之感怀、为之欢呼、为之欣慰。当然,我也相信他们将会更加脚踏实地、更加聚精会神地朝着既定目标前进,一心一意编织中国梦。与此同时,我更祈盼薪火传承的教育活动,能在全国各行业、各条战线甚至全社会,深入、持久、有效地开展起来,以改变当前普遍存在的弘扬传统文化的措施不足、激励文化传承与担当乏力的现状。

  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当前的主要矛盾,是否可以概括为社会大众对传统文化自信心不足、缺乏清醒的文化自觉。改革开放,我们在吸收西方一部分积极的文化因素的同时,中华传统文化遭受了西方不良文化不同程度的冲击,或者是皮毛受损,或者是伤筋动骨,这是不争的事实。20世纪70年代后期,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洗礼的中国传统文化,无疑是处在受伤后亟待恢复、亟待加强的阶段。正当此时,国家实行改革开放,国门打开,西方文化一咕噜蜂拥而至,乘虚而入。国人普遍思想准备不足,甚至于毫无准备,于是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了西方文化的影响。对于几乎是一张白纸的青少年,或者说“80后”、“90后”的年轻人,他们或许全部地接受了西方文化。东西方文化是有很大差别的,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是有很大不同的。对西方文化不加区别地接受,必然水土不服,一股脑儿地囫囵吞枣,必然消化不良。西方那些负面的、低俗的、邪恶的、腐朽的文化,必然不可避免地冲击着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损害着我们的国家民族。随着时间的推移,东西方文化的矛盾与冲突,越演越烈了。当今中国社会上发生那些消极、丑恶、恐怖的东西,无不是来自西方那些消极文化的扩散和蔓延。我国已故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教授,2000年7月在其所著《九十新语》一书中指出,当今世界上,各国不同的文化已经被纳入全球化的世界体系中,已经不存化外之地。全球化潮流发端于西方世界。非西方世界在接受西方文化的同时,应当通过发扬自身的文化个性,来对全球化潮流予以回应。文化自觉是当今时代的要求,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要有自知之明,并对其发展历程和未来要有充分认识,并一定要有充分的自信。在以往,精神讲得多,现在,却是物质讲得多,精神讲得少了。这叫做矫枉过正。从长远看,会带来负面影响的。当前所说的全球化,指的主要是经济全球化,人类社会在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生活习俗方面还是多元的。大师真是高瞻远瞩。

  尼克松在他所著《1999不战而胜》一书中说,“当有一天中国的青年人已经不再相信他们老祖宗的教导和他们的传统文化,我们美国人就不战而胜了”。形势严峻。

  传承有我的责任与担负,也是每个人的责任与担负。我老家闽商中有一批人(有几个是我的老乡或亲戚),先后在京城经商,其中有的失败了,有的发达了。原因何在?兴亡天下事,胜败岂无凭?大概是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初期,有一些闽商在京城街头巷尾,贩卖假古董、假文物、假出土金佛。开始时生意很火,赚了不少钱,不少人上当,特别是港澳台和外国游客颇多受骗,影响极其恶劣。为此,北京公安部门出手了,该遣散的遣散、该拘留的拘留、该拘捕的拘捕。于是,找关系者、求帮忙者,频频出动;或要求放人,或要求从轻处置。家乡人看问题比较简单,总认为凡在京城工作的人就能帮其忙,为其说说话。笔者在京工作多年,自然被认为是合适人选。先后有多位乡亲,包括堂舅的儿子,求我帮忙。我一一加以耐心解释,说明不认识公安部门的人;同时,我明确表示,这种骗人的买卖是可耻的,我对此十分反感,你们再来就莫怪吃闭门羹了。加上原籍公安方面配合打击,北上贩假的闽商现在已基本绝迹,市场得到了有效净化。本世纪初以来,漳州平和县的赖宾星、赖松青等一帮人来北京经商。他们服务在京城各个角落,秉承持德营商、以德养商、诚信经商的宗旨,为首都大众提供了鲜润可口的琯溪密柚和漳州芦柑、洁白清香的漳州水仙花等各种水果花卉,货真价实,包退包换。往往商品未上市,消费者就频频电话求购,赢得了消费者的普遍信赖,成为京都市场不可缺少的一角,闪烁着诚信的光芒。因此,他们在激烈的竞争中站住了脚,成为闽商群体中的一批佼佼者。他们中有的人在京城成功地开设了公司,获利并买房置业;有人在漳州买了房子,从农村进入了城市。与他们茶聊时,我总爱对比说,看你们比早期那帮来北京卖假货、卖金佛的人强多了,你们现在有车有房驻京城。他们说,开始我们也没有那么大的目标啊,当时从农村出来,想实实在在在北京做点买卖,图个温饱就满足了。我们农村人记住一条,做生意要讲实话,骗人只能骗一两次,人家不可能总让你骗的。消息是流动的,骗了张三,骗了李四,别人不会排队让你再骗了。诚信两个字就是要求做人讲诚信,说话讲信用,做事才能成功。农民进城做买卖,就要讲真话,卖真货。看,这话讲得多好。中国农民的本色是勤劳、勇敢、诚实、本分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