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时间:2018-10-09
  当前位置: 首页 > 宜章县财政局 > 财政文化 > 文学天地
皖山皖水
编稿时间:2017-04-25 来源: 未知 作者: 不详  字体: 【大】 【中】 【小】
 

黄永中:皖山皖水(散文诗)

作者:黄永中

  黄永中,1971年出生,安徽潜山人。9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多次在全国、省、市征文比赛中获奖。作品散见《歌曲(词作者)》《中国财经报》《中国文学》《作家文荟》《安徽财会》《安庆日报》《安庆工作》等报(副)刊,曾获2014年财政部“依法理财思与行”征文三等奖。现供职于安徽省潜山县财政系统。

皖南古民居

  一支笔的淡淡勾勒,一双手的随意临摹。因为有山,便有了山的挺拔和坚强;因为有水,便有了水的灵韵和飘逸;因为有人,便有了人的睿智和深邃;因为有情,便有了情的刻骨和苦涩。

  如诗,吟古咏今;如画,描山绘水;如歌,歌南唱北;如字,横撇竖捺自成一体。

  灰与白、墙和顶、繁与简、表和里,以及由此衍生的精神和物质、肉体和灵魂。

  风过马头墙,如骏马奔腾纵横驰骋;雨打鱼鳞瓦,似锦鲤腾空飞跃龙门。深宅大院,雕龙附凤;高墙孔窗,金屋藏娇;小桥流水,月落乌啼;杨柳清风,才子佳人……

  青石板上血泪成行,封火墙头望眼欲穿,说什么“渔樵耕读”,我分明看到“贾而好儒”、“四水归堂”。

棠樾牌坊

  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谁曾记否?

  风侵雨蚀,没有磨平沟和坎;电闪雷鸣,没有摧毁冤和屈;几块青条石,便锁定了一个人,锁定了一件事,锁定了一段情,但无法锁住一颗驿动而潮湿的心。

  我不能直视这无与伦比的高度,即使我踮起脚尖,伸长四肢;

  我不敢触摸这冰冷刺骨的温度,即使我汗流浃背,挥汗如雨;

  我无法揣度这超越于物体的道德架构,因为我已目瞪口呆,心惊胆战;

  我更不能追问它的前世和今生,那是因为我囊也空空,手也空空,心也空空……

  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人性、人生、人心,这些复杂深刻的命题,一不小心再次咀嚼。

新安江

  从崇山峻岭的罅隙间、石缝中款款而来,如线如缕,如锦如缎,如霓如虹。一番蜿蜿蜒蜒,曲曲折折,几多忧愁化作清溪,几多哀怨随波东流。

  再一次伫立江岸,绿水、清波,迷离了我的双眼。不见渔家灯火,新安江,你寂寞么?没有船工号子,新安江,你孤独么?

  江水无言,江水无恙。千年期盼,只为这浩荡归去;万载情思,只为这盛世朝阳。

  馈我一瓢江水,让我忘却前世的悲戚,今生的苍凉,重新打捞岁月的风华,雕刻出一个崭新的自我。

徽州老街

  我在寻觅,哪一处是你的泪眼婆娑,哪一处是我的愁思凝结,哪一处是我的梦中归宿。

  谁在贩卖春天,谁在招徕彩蝶。笔墨纸砚是虚幻的,琴棋书画是飘渺的,亭台楼阁是模糊的,而柴米油盐则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老街在一条黑色的直线上不断延伸,前方与后方,界限并不明显。时间飞逝,我不能回望,亦不敢回望。经过或者错过,以及擦肩而过的,都成了过往。此时,秋风呜咽,秋雨濛濛,长街低吟,长路远行。

  借问酒家何处有,路人遥指烟雨中。

天柱山

  美,大美。所有的文字都是累赘,所有的语言都将抛弃,所有的色彩都要倾倒。我只能仰视,关闭思绪的阀门,小心度量这山的高度和温度。高度,需要智慧;温度,需要坚持。

  风餐露宿,像一个飞奔的骑士,信马由缰,驰骋红尘。昂起擎天的头,与太阳对视,月光顺流而下。

  封尘所有的记忆,撇开所有的纠缠,抛开所有的纷扰,一个人,一座山,足矣。

金紫山

  攀与爬,肉体与岩石的对话。一场邂逅,一段记忆,或者刻骨铭心,或者云淡风轻。

  是因为眼里的世界过于现实,抑或现实的世界欺骗了双眼?即便你攀至千米之巅,终究要被自己的双脚送达地平线上。

  日月穿梭,过眼云烟,萦绕心怀者几何?金紫山无言,依旧独来独往,孤立寒秋。

虎头岩

  独居一隅,时光在此停滞不前。

  守望那片属于自己的星空,任思绪飞扬,任狂风怒吼。眼前的繁华与喧嚣,舒缓成悠悠潜水的曼妙和飘逸;身后的尊贵与显赫,冷峻出巍巍天柱的孤傲和挺拔。

  虎头岩,吟风咏月,独享清平,管它是一柱擎天还是一泻千里,独自横刀,笑问苍穹。

  智者?愚者?我百思无解,唯有状如卧虎的岩石,凝神蹙眉,模仿着山下的大佛,没日没夜地咀嚼着,那些呼风唤雨啸聚山林的过往。

板仓

  待字深闺。庭前花开有声,花落无影;头顶浮云卷舒,张弛自如。

  春风几重?砸向叶片的满是苍翠,尽是绿波。今夕何夕?穿唐越宋的满轮素月,携来域外风情,疆内大爱。

  撷取一枚缀满珍珠的花瓣,沁人的芬芳,醉倒了斑驳在枝叶间宛若鳞片的阳光。清泉细流,蜿蜒成山水相悦的切切私语;鬼石突兀,临摹出红尘倥偬的峥嵘沧桑;藤蔓戚薇,牵扯着冷暖人间的爱恨情愁。

  问君能有几多情,清风明月板仓行。

炼丹湖

  截断云雨,让突兀的群峰有了仙气和灵气,滋润出满山满壑的多情和妩媚。群峰倒立,终日缠绵悱恻,耳鬓厮磨。一湖碧波,浪花澄澈,绽放出崇山峻岭的璀璨艳丽。

  荡起轻舟,只可惜水深无荷,水清少鱼。日暮苍山,宁静致远,揽丹霞入怀,畅饮一湖清涟,醉眠天地之间。

大峡谷

  那一场撕心裂肺的痛,山与山不再相连,从此,你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天险。拿什么填平这日夜纠缠的梦魇?没有源头也没有终点的溪水,痴狂成倒悬的壶,铿锵有力,洁白如练。

  裸露一段强悍的躯体,或许,这恰恰是你最温柔部位。到底经历了什么?一柄利剑划过的伤口,我只能小心翼翼地窥视。这完全可以承受一颗流星的陨落,也足够一枚花瓣的轻舞。

雪湖

  琅琅书声在荷尖滚来滚去,读书的书生走远了,青衣长衫,布鞋竹杖,子曰诗云,琴棋书画。

  眼前的湖,满脸沟壑,浑身沧桑,我只能闭上眼睛,虚幻出从别处复制的荷塘月色,亭台楼阁。渔歌远逝,秋风唱晚。

  让我纵身雪湖,捞起沉睡湖底的唐诗宋词。

西河

  从来没有计算过你的宽度、深度和长度,也没有测量过你的温度、速度和力度。时而撕心裂肺泥沙俱下,时而和颜悦色温婉如玉。

  捣衣的女子,播下铿锵的水花,那些飘走的笑声,点缀成小城夜空的摇曳星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